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戶名
密碼
記住我
特別策劃

聯合國教科文組織AI主席John Shawe-Taylor:我不認同霍金對于AI的悲觀預測

作為當代最為著名的物理學家之一,霍金教授在辭世之前曾經屢次對人工智能的未來進行預測,他認為“人工智能也有可能是人類文明史的終結”。對于這樣悲觀的看法,同為英國科學家的John Shawe-Taylor并不認同,他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工智能主席,同時還是倫敦大學計算機統計學和機器學習中心的總負責人,也是歐洲最負盛名的計算機學教授之一。

John Shawe-Taylor在接受FT中文網專訪時表示:人類要主張大力推行AI教育,并建議每一個人都應勇敢而有力的參與AI時代的行動,而一顆年輕而強大的內心則是“AI競技場”必備的入場券。

對于AI的發展,John Shawe-Taylor教授大加贊賞,而面對可能存在的問題,John Shawe-Taylor則展現出了樂觀的心態。“人類有足夠的智力去掌控他們的作品”,John Shawe-Taylor談到,“但與此同時我們要注意到它(AI)是存在危險的”。

可以看出,John Shawe-Taylor在談及AI話題時措辭非常謹慎。但具體到AI的不確定性時,他則以豁達的態度表明不確定性是生活的常態,正如持續發酵的中美貿易爭端和懸而未決的英國脫歐方案,他告訴人們要勇于面對不確定性。在談及大數據和AI的應用時,John Shawe-Taylor表明這與政府的公共服務職能緊密相連,而如何處理保護民眾隱私則是需要民主的態度和智慧的方案。

圖:聯合國教科文組織AI主席John Shawe-Taylor

以下為部分采訪實錄

FT中文網:首先請您來談一下AI的發展趨勢。

John Shawe-Taylor: AI是不斷發生變化的,它不是新晉事物,也絕非老生常談。有關AI的討論可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,但這一概念逐步被世人所熟知則是最近的事情,早期的AI與現在的發展的不同點在于計算機科學技術的今非昔比,而這也引發了一系列討論,“AI科技可能會影響平等,造成失業、家庭不幸等問題“等觀點逐步受到人們關注。但毫無疑問的是,AI的確改變了人們的生活,相伴AI而生的新思維、新業態、新的生產工具層出不窮,工業產業也發生著革命性的變化。

更重要的是,伴隨AI的發展,我們要明白如何正確利用AI,以及真正理解AI。基于此,AI應用的基本邏輯應是達到人機友好的交互賦能狀態。AI的設計、研發、使用都應以達到良性交互為目的,讓人類因AI更強大、因AI更懂得合作。

FT中文網:您認為AI是否有可能在思考力與智力水平上超過人類?

John Shawe-Taylor:顯然它們(意指AI)還沒有準備好(超過人類)。在我看來,什么是智慧。智慧在于感知與思考,這亦是人類與AI最為顯著的區別。我們能感知到眼前的桌子,我們能感知到彼此,這就是我們。而機器是沒有意識的,它們為人類所造,也將被人類所用。就如同肌肉群對于人類而言,它們是沒有意識的,但它構成了意識主題的基礎。

FT中文網:科技創新在過去兩百年內推動人類社會快速發展,可否請您挑選出1-2件您認為的最具有代表性的科技發明或創新與我們分享。

John Shawe-Taylor:我認為計算機科學具有非凡的意義,計算機科學拓寬了科學家的“觸角”,使它們可以探索更多未知。同時智能手機的出現也是歷史性事件,在最近的十年時間里他改變了生們的生活方式。我還想分享一個案例,有兩個中國年輕人在英國創辦了一家AI公司Emotech,他們創造了世界上第一個擁有獨立性格的家庭機器人Olly,并開始把核心的多模態技術在不同的科技領域里應有,比如英語教育。Emotech現在的AI助教也是利用AI把最標準的英語聽說學習帶到普通家庭,改善學習純正的英語機會少、費用高的現狀。類似于這樣的創新在未來會被越來越廣泛地應用。

FT中文網:關于科技發展,有人認為科學發展讓人類更加分裂,您如何看?

John Shawe-Taylor:科技發展會產生問題,我們應該秉承開放包容的態度去看待它。不確定性的事件有很多,比如中美貿易爭端,以及英國正在發生的脫歐事件。我認為我們應該積極、樂觀、有力的去面對這些問題。同時,應對不確定性不能僅僅要做到信任,當然信任是必要和基礎的,在信任之上還應有具體的舉措。

FT中文網:您如何看待AI的應用,比如在自動駕駛領域的應用。在可預見的五年時間內,自動駕駛汽車將出現在道路上,人工智能將作為紐帶重新定義人類與駕駛的關系。

John Shawe-Taylor:我們可以看到人類在自動駕駛領域已經取得了卓有成效的突破,想象一下,自動駕駛汽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。我想這一領域的突破還會持續,汽車的功能會因為AI技術的應用而被不斷改寫。

FT中文網:您如何看待大數據的發展?大數據是AI應用的信息源泉,其發展也受到中國政府的高度重視。大數據在中國無處不在,就比如您在首都國際機場辦理入境手續時,您的面部特征被鏡頭記錄并基于此作為人臉識別的依據,這便是一個大數據應用的鮮活例子。

John Taylor:的確,大數據的應用越來越常見。它有助于提高政府的辦事效率,與此同時這些數據也可能被政府利用,在效率和隱私之間取得平衡很重要。

FT中文網:那您認為應該如何平衡這其中的尺度呢?

John Shawe-Taylor:正如我剛剛說的,大數據在政府層面的應用是普遍存在的。在英國,我們同樣會在政府系統內應用大數據,特別是在警察系統,我們以此來收集監督公民的行動,從而使其符合社會規范,這是我們信任政府的體現。可以確定,政府將大數據應用到公共服務領域,并且它們也對此采取很謹慎和成熟的態度,但大數據應用的風險依然存在,我們不能忽視。

FT中文網:物理學家史蒂夫·霍金曾經說過“AI是非常危險的科學“,因為他使得富人更具備力量去實現它們想實現的想法,并且引發不平等問題,對此您如何看?

John Shawe-Taylor: Google(谷歌)在日益壯大,同時小公司也同樣獲得發展。不過,把人類類比成公司還是會有所不同。的確有一些人想利用AI技術去控制其他人進而達到穩固地位的目的。但我認為這種情況不會發生。

FT中文網:所以你是比較樂觀的。

John Shawe-Taylor:是的,對此我的態度是積極的。但是危險確實存在。我們姑且把一些控制行為理解成監督與檢查,那么握有檢查權力的人應該采取積極的態度。這是非常刺激同時又蘊含危險的事情。

FT中文網:我們人類作為一種有力量的動物,要學會合理的利用我們的力量,而不是被其打敗。

John Shawe-Taylor:沒錯,往往是少數人握有大權。我們處于一個充滿挑戰的時代盡管科技是我們愈發強大,這是要謹慎對待的。

FT中文網:AI時代每一個人都置身其中,您認為對于普通人而言,我們應做哪些準備?

John Shawe-Taylor:教育至關重要。要教育每一個普通人去了解AI,而不是僅僅限于教授和科技從業者范疇。在此基礎上,深入了解AI,告訴人們如何掌握AI,控制AI。此外,了解迅速變化的世界也是至關重要的,求知若饑,虛心若愚,一顆年輕且強大的的心是AI競技場的必備“入場券“。

AI時代的一個巨大便利是能夠彌合國家之間的教育差距,借助技術手段讓教育和知識分享更加公平。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人工智能中心的目的也在于此,我希望借助技術手段把全球最好的教育帶到非洲,讓更多人獲益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
臼小爼白小:肖一码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