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市
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戶名
密碼
記住我
股市

中國股市周一早盤暴跌

上證綜指開盤頭十分鐘大幅跌破3500點關口,出現自今年2月以來的最低盤中點位
2015年8月24日

Lex專欄:H股“值得擁有”?

A股愈演愈烈的多空大戰,并未明顯波及香港股市。境外投資者比中國散戶更擔憂中國經濟放緩,這也導致H股相對便宜。加之一些企業不錯的業績,試水港股或許是值得的。
2015年8月20日

國際投資者是指數的奴隸

投資者一般只購買主要基準指數所涵蓋的股票和債券。其帶來的結果不僅是錯失大量機會,還意味著終將遭遇原本能夠規避的風險。
2015年8月17日

救市:流動性危機下的艱難選擇

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劉玉珍:中國股市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流動性枯竭,投資人信心亟待恢復。建議救市基金以公平透明原則,采用做市方式為市場提供源源不斷的流動性。
2015年8月11日

“國家隊”的退市考

華創證券鐘正生、夏天然:亞洲幾次救市先例證明,救市基金對股市而言確實為一劑強心劑。救市基金能否不辱使命,有賴于大環境的景氣程度,也需要把握退出的時機和節奏。
2015年7月28日

提前察覺泡沫并非難事

FT專欄作家普倫德:有效市場理論者認為泡沫并不存在,另一些人則認為泡沫只能事后察覺。但今年中國A股和歐元區主權債券市場的兩場泡沫證明:泡沫是可以提前察覺的。
2015年7月24日

中國如何真正保護投資者?

美國前財長保爾森:由于中國股市散戶眾多,股價暴跌影響了人們的儲蓄、收入和福祉。因此,中國政府保護投資者的本能可以理解,但只有建設一個現代化的資本市場,才是保護投資者的最佳方式。
2015年7月23日

股災后應反思改進跌停板制度

FT中文網撰稿人何治國、王健、余劍峰:中國股市暴跌因素之一是跌停板制度,市場流動性衰竭時反而放大了拋售壓力,這一缺陷在杠桿式交易的大環境下尤為突出。
2015年7月23日

別對中國股市下跌幸災樂禍

FT國際首席金融記者桑曉霓:當今金融市場聯系日益緊密,中國股市下跌的漣漪效應很可能會對外匯、大宗商品、信貸和國債等市場造成持久影響,還會影響到在華外企的命運。
2015年7月16日

中國股市:讓“政策牛”退休

上海交大中國金融研究院錢軍:A股暴漲存在“泡沫”,上市公司總現金流甚至不及日本;監管問題在于 “瘋牛”期對杠桿飆升控制不足,下一步絕非頂住暴跌后再催生出一個牛市。
2015年7月14日

投機市乎?政策市乎?

前美國加州州立大學(長堤)商學院教授孫滌:A股財富大洗牌導致兩周內跌掉一個法蘭西GDP,全是自編自導。股市騰漲和劇挫非常有害,救市有其必要。
2015年7月14日

中國股災的警示

FT中文網專欄作家劉利剛:此次股災顯示,金融市場化風險很難用行政手段控制。如果股災發生在資本賬戶完全開放的情形下,對中國金融市場沖擊會更加猛烈。
2015年7月10日

A股市場面臨崩盤?

前美國加州州立大學(長堤)商學院教授孫滌:股市像個試驗場,是驗證行為金融學的絕佳機會。中國政府手中握有的“籌碼”挺多,能否如愿得到投資市場群眾運動的配合?
2015年7月2日

A股:破除短期功利主義要從政府做起

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潘英麗:本輪中國A股行情起始于政府動員與呵護,由此引發市場力量與政府間的功利主義博弈。打破短期功利主義,需要標本兼治。
2015年7月1日

投資者套現防股市下跌

調查顯示,全球基金經理投資組合中的現金比例升至1月以來的最高水平
2015年6月17日

中國樂見股市泡沫?

FT專欄作家普倫德:泡沫常常是經濟艱難轉型的副產品。中國如今需要從投資轉向消費。此前投資繁榮產生了一批虧損國企,而泡沫化估值可以降低資本重組的難度和成本。
2015年6月11日

泡沫有什么不好?

FT中文網專欄作家朱寧:泡沫,是金融市場最難判斷的事物之一。預測泡沫何時破滅,不僅會讓國際著名金融學家做出誤判,也常常令中央銀行家們迷失方向。
2015年6月4日

港股狂跌令人質疑滬港通

自周三以來,三家香港上市大公司的股票市值遭遇腰斬。此番暴跌凸顯香港股市在股價巨幅波動方面的脆弱性,并令人質疑,去年才啟動的連通香港與波動較大的上海股市的滬港通,是否正在改變香港股市的格局?
2015年5月22日

人民幣貶值會對金融市場產生什么影響?

恒豐銀行蔡浩:人民幣貶值帶動出口、提振中國經濟的預期,無疑會對股市形成利好和支撐,但因此導致的市場流動性波動短期會利空債市。
2015年8月17日

中國救市的三重影響

摩根大通朱海斌:6月底以來的A股急跌與股市動蕩,對于下一步中國資本市場發展,對于下一步金融改革,對于經濟轉型中的一些重要問題,都可能會產生重大影響。
2015年8月13日

股市企穩后的貨幣政策猜想

上海證券胡月曉:此次A股震蕩,貨幣政策是中國官方較早祭出的應對舉措之一。近年來,貨幣政策出臺時機已越發兼顧資本市場“維穩”需要。在市場恢復平靜后,貨幣政策又將向何處去?
2015年8月4日

A股暴跌為何會反復發生?

北京大學劉玉珍:有人指責股指期貨是A股暴跌元兇,但這一外部因素并無能力左右市場走勢。下跌基本原因是場內外融資催生泡沫化,期指做空加速了股價向基本面歸。
2015年7月30日

美國投資者對中國五大質疑

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:中國股災引發海外對救市、中國經濟及人民幣國際化等諸多關注。美國投資者對中國的看法和情緒轉變不小,不少投資人甚至對改革產生了質疑。
2015年7月22日

救市:多維流動性與掠奪性交易

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高級講師夏春:杠桿推動的牛市必然隨著去杠桿連續下跌;買方力量為何薄弱?為什么難以依靠機構投資者來救市?
2015年7月15日

乙未年消夏造句

FT中文網專欄作家老愚:中國股市設計與世界各大交易所迥異:漲為赤色,跌為綠色。延續的是革命傳統,見到紅色便亢奮。本來給人希望的綠色,成為股民厭惡的顏色。
2015年7月9日

救市:禁止賣空能否降低市場不確定性

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夏春:學界傾向認為賣空利大于弊,普通投資者和公司高管則相反,監管層看法搖擺不定。崩盤特點之一是謬誤言論層出不窮,暴跌能否鼓勵學界加大中國市場研究?
2015年7月7日

世行對中國金融改革發出預警

世行報告稱,中國正向可持續性更強的模式轉型,未來幾年放緩既在預料之中、也在有序進行。不過中國必須采取緊急措施,從根本上改變政府在金融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。
2015年7月1日

降息降準難以回避五大問題

麥格理證券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:小股災后,中國央行宣布降息且定向降準,難脫救市之名,國家牛市將更加深入人心。如何處理股市里的杠桿?如何讓股市從瘋牛變慢牛?
2015年6月29日

牛市不需“國家戰略”

FT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:中國A股走高導致國內外投資者的態度出現反差。A股低位反彈源自流動性寬松和改革預期,但面臨較大風險時,政府與投資者應該防范股市風險與泡沫的積聚。
2015年6月17日

聰明的投資者不扎堆

FT專欄作家凱:謹慎投資離不開多元化,但現代投資者的“跟風行為”,意味著短期內幾乎所有種類的資產之間都相互關聯。這導致的結果就是,誰也賺不到錢。
2015年6月8日

短線觀點:投資中國券商不靠譜

中國券商近來在香港競相募資,以支撐其內地融資交易業務。不過,投資它們的理由并不靠譜,那些希望在中國股市泡沫中尋找廉價獲利方式的投資者,應把目光投向別處。
2015年5月27日
|‹上一頁‹‹567891011121314››下一頁
臼小爼白小:肖一码期期准